scribble

Life of Xunzhang

About Story Talk Project Gallery Ideas Email

08 Jun 2014
One week at Lake Baikal-1

上一次去希腊旅游得是11年8月的事儿了,这两年一直想再旅游,但总因一些不顺而搁置。

想去贝加尔湖是过年看到电视新闻里的一组照片:乌克兰摄影师跟随探险家来到贝加尔湖,砸开冰层,潜入15米拍下了美丽湖景。我想到了李健的一首歌《贝加尔湖畔》,于是打开地图,决定去做。

我没怎么写过行记或攻略,下文会将一些信息加以标注,但主要还是记录见闻。

有两趟国际[1]列车可以到(k3/k19),时间原因我们选择了k19。

周六晚,带着老爸和两个背包,出发。

想必是知道我们要三天没澡洗,北京站的地铁出来,下起了雷阵雨,我们淋湿地进入了2层候车室。

等车的人很少,有三两个中国人,几个俄罗斯人。其中有一对情侣:男的像蒙古人,全身都是纹身,俩长辫子,女的是俄罗斯人。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有些害怕,想到了电影《穿越西伯利亚》,或许因为最近火车站很多砍刀客,或许是因为带着父亲。我们并不确定坐车的是学生,生意人,还是游客(火车比起飞机贵且慢)。

离开车约20分钟,开始检票进站。

车厢是新漆,中间几节是国内的绿皮车厢写着北京-满洲里,其他的车厢没有写地点。检票的是几个俄罗斯人,会把票收走,其中一个女的比JJ要胖一圈,她说俄语[2]我完全听不懂,我朝她笑了好几次她都没回笑。

没想到的是,整节车厢只有我们俩(其他等车的人都上了绿皮车厢),头部的包间是那些俄罗斯乘务员,尾部的一间包厢有一个中国的乘务员[3]。我问他列车过了满洲里换轨的事儿,他一无所知,问他俄罗斯乘务员为什么不nice,他用有点低沉的声音回答说“咱们又不欠他们的…”,感觉怪怪的。

于是,整个车厢成了我俩的私人专车。包间很整洁,有很多机关柜子和设备,挺精致,厕所的水龙头需要往上顶。开车后俄罗斯乘务员会让填两张单子,分别是出入境俄罗斯的单子。在国内段的时候都是老爸去餐车买了饭菜拿到车厢来吃,后面的饭我们就都是靠带的粽子,泡面,压缩饼干和牛肉棒了。

一天后的清晨,过呼论贝尔草原,列车抵达满洲里,能看到士兵,出口的汽车,路桥。这里会将中国车厢卸下,换上新的火车头。出境前会有几次检查,其实不很严格,由于人和车厢是错开检查的,所以如想带禁品的话可以讨巧,因为在这里我们发现俄罗斯乘务员从北京买了几大袋西红柿和蔬菜。满洲里列车会停4个小时,我在这里买了包呼伦贝尔,对着蓝蓝的天空抽了几根,感觉挺棒。这天恰逢61儿童节,我帮某人买的礼物还没有送到。

再开动的时候就能见到国门,一道中国的一道俄罗斯的。再开不到半个小时,就到了后贝加尔斯克,入境检查和满洲里的出境类似,只是俄罗斯工作人员都是女人。

检查完,列车在此需要换轨并停留约6个小时。下车,我撒下了在俄罗斯的第一泡尿。到这里剩下的旅客大多都是去伊尔库茨克的,我们认识了一个澳大利亚老头,一个芬兰学生,反而和几个中国人没有说话。我们也在这里买了几天后从伊尔库茨克回乌兰乌德的车票。

  1. 从北京到莫斯科都是6天6夜时间,k3是中国列车,周三开车,k19是俄罗斯列车,周六开车,k4和k20是返程。

  2. 旅途中的俄罗斯人大概只有1/10的会英语,我之前把列车上可能遇到的词(如delay)用google翻译查好,放语音给乘务员。如果没有网络,可以都查好,google翻译会把历史查询保存。

  3. 列车在国内的部分会有一个中国乘务员,每到一站就换一个人。列车上所有的中国乘务员,包括餐车师傅,车长都对列车一无所知(他们到满洲里就都撤了)。


Hong Wu at 20:42

scribb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