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ibble

Life of Xunzhang

About Story Talk Project Gallery Ideas Email

20 Aug 2014
One week at Lake Baikal-2

由于我们回程要从Ulan-Ude的Baikal Airport飞,所以在后贝加尔斯克买了从Irkutsk到Ulan-Ude火车票,很幸运,买票时遇到了个会说俄语的中国导游。

等列车再开动(1),已接近傍晚。从这站起,陆陆续续上来了很多俄罗斯人,车厢开始满载起来,可包间还是只有我们俩。

之前的旅途包括等待列车作业,我和他的话很少。他总是不理解为什么要选择坐火车,我也没有太好的理由说服他,只是叫他放空。可能因为自己做公司为自己代言的缘故,他很热衷于工作,每周末都去公司,有时这会给我压力。

我们的话开始多了起来,因为遇到了个棘手的问题:列车停站的时间和之前打印的时刻表对不上了(2)。我并没有开通国际漫游,他双卡手机又出了问题,于是彻底没了网。加上在到Irkutsk前的很多站之间都较近,这问题纠结了很久。

看下地图就知道,俄罗斯是跨时区最多的国家,Irkutsk虽在Beijing的西面儿,但被划在了东9区,即比Beijing早1h,这个我之前确认过。但对着打印的中文时刻表和列车上的英文时刻表(实际的站牌是俄语)(3),地方和时间怎么都对不上。当时仅能确认的是:大约第二天一大早能在右手边看到湖,不久会到Ulan-Ude(这里会停半个小时),接着要到一个叫Slyudyanka的小镇(这站离湖只有10米,还会有人上来卖熏鱼)。

晚上睡觉时,我突然觉得带老爸旅行是件挺痛苦的事儿:一方面他得听着我安排,另一方面作为父亲他又会担心我经验不够不能完全放心。睡前,我虽嘴上很自信地叫他放空,可心里有一点儿担心。

第二天早上,我们很早醒了,盯着窗外,很久都没有盼来预想的湖。过了会,看到了几片儿小湖,开始揣测是不是Baikal,但这小湖还没老家的天目湖壮观呀。这感觉有些微妙,我和他的话又开始变少。

快中午的时候,终于,Baikal还是华丽地出场了,右手边儿,深蓝色,无边无际的,左手边儿是雪山,美如画。这样的风景让我们心情一下子好了,也许真的是被放空了,听到躁动的车厢,我们打开了包厢门。我注意到俄罗斯人看湖的眼神:神秘的,深邃的,崇敬的,可想Baikal是个多么有故事的同学!

baikal1 baikal2

我们隔壁是一对年轻夫妇,有三个孩子,一个很小的baby,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和一个小十岁的男孩。我和父亲都最喜欢那个女孩,每当她从门口走过,就偷拍她,她开始害羞,但又好奇地来回往我们包厢里瞄,孩子都是这样吧。后来我们还买了条熏鱼送给她吃~

baikal3 baikal4

等再想到站问题的时候,列车已经停在了Ulan-Ude(这个词俄语很好认),这样Irkutsk就在后面两站了嘛。我又开始和他吹起牛来“叫你放心吧,我做事您放心”!

北京时间下午8点,我们终于到了Irkutsk,在车站买了张地图和3G卡,拍了张帅帅的照片儿到朋友圈,Baikail也就终于等到了我们(4)

baikal5

  1. 在后贝加尔斯克不需要问列车员要车票,同时可以把包裹留在车厢里,上车时不需要再次检票。

  2. 后来知道,西伯利亚大铁路上的车之前是很准时准点的,但近几年由于铁路和列车改造的缘故,经常会出现晚点或者早到的情况。

  3. 可以准备一张俄语字母和英语字母的对照表,这样可以逐字翻译。

  4. Irkutsk的火车站有钟,显示的是晚上4点多,其实是莫斯科时间。事实上,由于俄罗斯跨的时区太多,而火车是需要经历众多时差的,所以俄罗斯境内的火车(包括车站的钟,列车上的时刻表)都是以莫斯科时间来算的(试想如果按当地时间算会乱成一坨),也就是东4区(比北京晚4个小时)。但这仅仅是铁路,当地时间是以当地所在的时区为准,所以也就是Irkutsk时间9点。还有,飞机是按出发地或者目的地时间(会有标注)标的,和莫斯科时间无关。


Hong Wu at 23:29

scribble